所在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中央纪委要闻 >

推动用权公开 防止权力出轨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2019-12-24 09:19

湖南省双峰县纪委监委组织村干部考察学习“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图为村干部在娄底市高新区人和新村查看“村级小微权力清单”流程图。 毛德 摄

近日,江西、广东、黑龙江三地纪委监委相继对赣州市委原常委、统战部部长马玉福,韶关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刘曙光,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原委员、农林委原副主任委员武凤呈三人的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公开通报。不难发现,这些曾经“大权在握”的领导干部落马的原因,无一例外均与滥用职权有关。

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保证公权力不被滥用,是国家治理的关键环节之一。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坚持权责法定,健全分事行权、分岗设权、分级授权、定期轮岗制度,明晰权力边界,规范工作流程,强化权力制约。坚持权责透明,推动用权公开,完善党务、政务、司法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建立权力运行可查询、可追溯的反馈机制”。

强化权力制约监督,必须确立权力运行的规程,确定权力归属,划清权力边界,厘清权力清单。

明确权力边界 保护群众利益

权力是把双刃剑,正确使用权力可以为人民谋幸福,不正确使用权力则会侵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不久前引起舆论关注的“天价救援费”事件,就是一起权力不公开导致人民利益受损的典型案例。

今年11月,遭遇车辆故障的拖挂车司机刘先生因不愿支付20万元的吊装费被吊装公司围堵在潭衡高速衡南服务区十余天。夫妻二人先后找了路政部门和当地派出所,但面对“天价救援费”,这些职权部门均表示“无权干预,自行协商”。

记者了解到,没有签订高速公路救援合同、没有协作关系的吊装公司能第一时间得知事故并进入现场强行施救,竟是路政工作人员私自联系而来。用权不公开,费用不透明,高速公路救援就这样变成了路政工作人员权力寻租的工具。

暗箱中的权力制造了“天价救援费”,任性运行的权力则可能让人民群众“跑断腿”。

据江西省纪委监委通报,早在2016年7月,原江西省国土资源厅便下发文件,明确不得设置要求群众强制公证等环节和程序。但江西省德安县自然资源局副局长汤恒斌却将文件束之高阁,不安排部署县不动产登记中心执行文件,仍将继承权公证书作为办理业务必须提供的文书,给群众办事带来不便,造成不良影响。2019年8月,汤恒斌被诫勉谈话。

很显然,要求办证群众提交继承权公证书,这已经不在该局办理不动产登记“权力清单”范围之内,但就是这个不公开且“任性”的微小权力,让许多不知情群众“跑断了腿”。

不仅如此,权力不公开、任性用权的情况在农村基层也表现突出。类似收费缘由不公开、评选标准不透明等情况频频发生在农村危房改造,贫困户、低保户等评选当中。今年8月底,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今年查处的275起漠视侵害群众利益问题中,与农村基层政权有关的虚报冒领、套取挪用、贪污侵占、截留私分有72起,占总数的26%。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谈到这种现象时说:“以前,受基层自治传统因素影响,很多涉及村民集体利益的事情,往往是由村干部说了算,群众知情权难以保障,村干部的权力边界也难确定。由于缺乏监督滋生的‘微腐败’,就引发了干群矛盾。”

落实权力公开 法无授权不可为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坚持用权公开,是党中央一以贯之的要求。2015年3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指出:分门别类进行全面彻底梳理行政职权,逐项列明设定依据;对没有法定依据的行政职权,应及时取消;依法逐条逐项进行合法性、合理性和必要性审查;公布权力清单;积极推进责任清单。

通俗而言,“权力清单”就是用制度的形式公开告知公众“我能干什么”。

近几年,全国各地纪委监委查处的案件中,类似滥用职权、任性用权的腐败案件不乏其例,而这类问题在一把手身上表现得更为严重。今年12月,贵州省独山县原县委书记潘志立就因“用权太大胆”站在了法庭被告席上。

“在潘志立看来,自己认定的事就是‘命令’,而下面干部也普遍认为,他是县里一把手,有权决定县里所有事。”贵州省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告诉记者,在独山县,重大事项决策基本上是潘志立一人说了算,项目只要他拍板了就开工建设,全然不顾设计、预算、审计环节缺失,导致独山县违法违规用地达2.8万亩,国有资产损失超10亿元。

与此同时,在潘志立的主导下,独山县随意自行设立基长新区、独山古国毋敛城管理委员会等园区,随意在园区增加机构和干部职数,随意将基层派出所改为公安分局。显然,这都超越了他的职权,不在他权力清单之内。

不仅如此,这种行政单位的“权力病”在企事业单位表现得也很突出。今年6月28日,湖南省常德市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方际三就因贪污受贿、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公开通报显示,常德市江南城市发展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城投集团参股,国有投资占股51%。但公司章程显示各种经营权、财务权却全部掌握在持股27%的私企法人代表手中,公司董事会被完全架空。“国企控股的公司私企说了算”,这份不合理、不合法的章程正是在方际三的认可下通过的。

同时,在城投集团与某私企公司合作开发江南临江棚改项目时,方际三滥用审批管理权限,超越职责用权,导致国有资产失去监管,造成2183万元资产流失。

“制度不完善、监督跟不上,促使了方际三‘任性用权’。”常德市纪委监委第八纪检监察室主任张爱国介绍,方际三独断专行,“三重一大”的问题从不上会讨论,办事不按规矩来,根本不受公司纪委、董事会、监事会的约束限制。

厉行法治是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的基本前提,必须依法科学配置权力,明晰权力边界。任建明向记者表示,“贯彻四中全会精神,必须加快推进机构、职能、权限、程序、责任法定化,督促领导干部自觉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工作,实现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

实行权力清单 避免权力失控

扎紧制度“笼子”,防止权力“出轨”,一些地方在实行权力清单制度上积累了宝贵的经验。重庆市大渡口区就对领导班子的权力进行了“瘦身”,并用制度给予明确。

“将人事、财务、工程招投标、物资采购等重要权力交由副职分管,副职对分管领域承担直接责任,切实建立起‘副职分管,正职监督,集体领导,科学决策’的工作新机制,有效防止‘决策一言堂,用人一句话,花钱一支笔’的问题……”

重庆市大渡口区制定的《大渡口区贯彻落实党政机关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不直接分管人财物等工作暂行规定实施意见》,规范了领导班子主要负责人与班子成员在干部人事、财务、公共资源交易管理、行政审批等4个方面的权力清单,固化了人财物管理权力流程。

“对照清单,一把手和其他领导班子成员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一目了然。”重庆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权力清单规定的内容都公开公示了,无疑给权力运行划定了边界,套上了“紧箍”。

除了紧盯“关键少数”,与人民群众打交道最多的基层小微权力更需要公开监督。

“经公开招聘与评选,现对那铁村公益性岗位人员名单进行公示:护林员吴少青、贾胜兵,保洁员王万芝、彭国花……”今年10月28日,湖南省保靖县迁陵镇那铁村湘西为民村级微信群里一条信息引起了村民热议。

“这几个人好,都很负责。”“这个招聘什么时候开始的?”“评选有什么条件?”

“10月16日,村支‘两委’把面向全村招聘公益性岗位的通知发到了群里,通知发布后是按照规定流程招聘的公益性岗位人员……”

面对村民在微信群内的公开提问,村主任王成舟在群里逐一公开解释回答,并承诺如果发现公益性岗位人员没有正确履职的,或评选不合理的,可以随时给村支“两委”反映,村支“两委”会按流程进行核查,视情况进行处理。

这种村级小微权力的公示公开在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1988个村级微信群中每天都有发生。2017年10月,湘西州纪委牵头,在全州以村为单位建立村权监督微信群,覆盖全州所有村和社区,并厘清村权“边界”,梳理出需要向村民公开的29项村级小微权力,通过及时公开村务、党务、财务,主动接受监督,化解基层矛盾。

“通过详列清单、公开村权,湘西州今年1至7月信访量同比下降46.8%,全州甚至有37个乡镇信访量降为了零。”湘西州纪委负责人说。

“实行权力清单要做好两件事,一是明确权力边界,二是落实权力公开。”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表示,只有权力清单和运行情况都向社会公开,把权力行使的每一个过程都流程化,才能规范权力行使,避免权力失控。当权力的边界、运行流程及风险点愈发清晰,反腐败的治理效能也随之提升。

制约和监督相互联系、相互促进,有机统一于确保公权力正确运行的具体实践。贯彻落实四中全会精神,必须准确把握制约和监督的要义,真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