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主页 > 廉政教育 > 理论研究 > 廉政文化 >

陈瑸的《刑曹呈稿》

来源:湛江日报 发布时间:2017-07-01 11:41

      康熙四十三年,陈瑸任台湾县令期满,行取调补刑部云南清吏司主事。陈瑸到刑部上任,这个身量瘦小,为人谦和的南方人在这个威风十足的大衙门里毫不显眼。他穿着陈旧的棉袍子,每天按时到部里认真处理各种案牍文移。闲余时间,他用冷峻的目光扫视着繁忙的刑部,不停地观察和思考。

      清朝的中央司法机关由刑部、大理寺和都察院三个部门组成,称“三法司”。其中刑部是国家最高审判机关,执掌全国法律刑名事务。大理寺掌复核。都察院是国家最高监察机关,兼理刑名,亦拥有司法审判权。

      刑部本是依照国家法律给臣子与百姓主持正义的地方,这里作出的任何裁决都关系重大,决定着涉案人性命的生杀予夺,是极为严肃正经的地方。而陈瑸看到的却是人来人往,如同集市。由于堂司各级官员忙于勾心斗角,往上攀附,往下踩踏,正事倒疏于管理。有抽着水烟瞧热闹的,有跑门子找人说情的,有包打听窜上窜下替事主打探消息的,甚至还有人提着鸟笼子蹓达闲逛,专门替人说项。他们是把大的说小,还是把小的说大,是非曲直全在利益招唤。整个刑部处于一片混乱之中。值日的衙役搞不清这些有什么来头,说不定背后有旗下哪个爷撑腰,个个都不敢得罪,任他们在堂上呼风唤雨,撒野放肆。

      陈瑸观察了几个月,与生俱来的责任感促使他提笔写下了改变刑部历史的一篇重要文献:《刑曹呈稿》。

      三百多年前的刑部之乱像,不是除陈瑸以外没人看到,而是那些圆滑世故混官浑官对此避之唯恐不及,何谈改良?陈瑸来此不足数月,即发现许多荒谬悖理之处,无须再思三思自家得失,提笔写下四条重要改革措施报呈皇上:

      第一条,司房审事宜驱逐闲人。刑部是全国辨别是非,主张正义的最高机关,所以对案情的处理关系十分重大。法堂调查,应该有一个严肃安静的环境,在这种环境中犯人口供应该是极为重要的审案凭据。如果公堂上一点规矩没有,犯人、随从与堂上门拨、什库、披甲、皂隶等一干人等杂混一起,如同集市,有势力者传述口供串通作弊的可能性肯定大于平头百姓。为了严肃纲纪,陈瑸建议:“请嗣后司房审事,一切闲人尽行驱逐。如有不服驱逐被获及纵放不行驱逐者,均照例究处可也。”

      第二条,现审案件宜并录汉供。现审各审各案,只有满字口供,没有汉字口供,事情的是非曲直只有满司官知道,汉司官不知。汉司官若要处理案件,必然重头再审,再审的结果与前者不一定完全一样,满汉司官之间的意见便不会统一。所以这种情况不只是劳官劳民伤财,而且容易导致满汉司官意见不合,弊端丛生。为此陈瑸建议:“即从此起,请嗣后现审各案,如满司官先审,有清字口供,当下即译出汉字。如汉司官先审,有汉字口供,当下即翻了一番清字。如满汉司官会审,当下即录清汉字。口供总以出之本犯之品,有本犯花押者为真。然后凭代加看定拟呈堂,庶事之是非曲直,得以彼此通知,共相参酌,一出至公,永无意见之岐,而有和衷之雅矣。”

      第三条,说堂稿宜画一录词、录供并加妥看,以便备细参阅定案。

      这条措施有两个层次,一是要求统一录词录供,使其规范化;二是改变司法档案乱存乱放的混乱状况。陈瑸说:“仅据寥寥数行看语定案,恐失出者幸得漏网,而失入者永含不白之冤矣。请嗣后现审各案,画一录清汉字词状口供看语呈堂,庶得备细参阅以成定谳,而吏胥亦无售其奸欺矣。”

      吏胥无可售其奸欺,则不会犯罪,也就保护了这些吏胥,正如当前人们的共识,制度改好了,坏人也会变好。

      第四条,州县已结案件,宜就近审报,以免拖累。这一条的主旨是案件的终审权力下放,就地结案。全国各地每日每月各种案件会非常多,大部分是户婚、田土纷争,这种案子纠葛扭緾,复杂异常,清官难断,非一两句判词所能概括,只有善于调查研究的地方官才知其详。即使是性质更为恶劣的盗窃或人命案,也是地方官更易了解真相。假如终审权不在地方,有些能跑跳窜辍的无赖之徒将州县已结之案赴部翻供,部里官员难以了解数千里外的事实真相,往往使案件变得更加复杂。当然,州县官员也有可能徇私枉法,自有其制约体系:监察自有监司藩臬,纠察自有总督巡抚。所以陈瑸的提议是:“嗣后有将州县之案翻控者,概免行提,仍发该管地方官审报。庶必、几案牍不烦,渐臻政减刑清矣。”

      刑部从六品小吏陈瑸以极端负责的精神精心撰写的改革提案得到康熙皇帝的批准,从而改变了吏部混乱的局面,作为一项制度,成为必须遵照执行的定例,创造了历史。

      陈瑸从地方官初入刑部,不光很快变成业务熟悉的内行,并且提出改革弊端的可行性方案,其原因值得我们探讨。

      首先,陈瑸得益于中国文化综合贯通的伟大特性,只要掌握其神髓,即可一通百通。陈瑸自幼通读《四书》、《五经》等儒家经典,里面何止只包括礼、乐、射、驭、书、数六艺?读懂悟透,自然会一通百通。陈瑸后来从刑部调到兵部,又去四川做学政管教育,大尺度跨行转业,但他在每一个位置上都干得十分出色,以致于后来被擢升巡抚,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其次,从实践上说,中国古代官员,只有到高层才有稍微明确的分工,比如在中央分为六部,到了基层,虽有相应的六房,但权力责任系于地方长官一身,如知府县令等基层官员,行政、司法、经济、军事、文化、教育等什么都要管,真正在能力的官员,自然会精通各项业务,在实践中积累各方面的知识和经验。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陈瑸本人的一心为民,不懈努力,在工作中既勤且敏,凡事亲历亲为。这就为他做好每一项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