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主页 > 头条 >

“湛江孝廉家风”之二
吴川林召棠:食饭当思耕田人之苦 著衣当思织布人之劳

来源:清风竹影网 发布时间:2016-04-21 15:29

林召棠像

状元坊

林召棠考取状元之试卷《天下第一策》

召棠公家训

      林召棠(1786~1872年),字爱封,号芾南,谥文恭,广东省吴川市吴阳镇霞街村人,是广东历史上九个状元之一,是清代第二个状元,粤西唯一状元。

      林召棠出生于“科甲名宗”,其父雨屏曾任东安县教谕。他少年随父教馆攻读。清嘉庆八年(1803年),17岁为秀才,学使姚文田称赞为“海滨俊才”嘉庆十七年,学使程国仁评阅其考卷,认为极有前途,选拔为贡生,并让其与自己儿子一起研读。道光三年(1823年)癸未科状元及第。皇帝阅其卷未批:“今科得一佳元,一字笔误偏旁,非关学问。”林召棠高中状元后,江南众才子皆不服,便以当地建关帝庙缺一副对联为由,要林撰写对联。林状元会其意,挥笔而就:“匹马斩颜良,河北英雄皆丧胆;单刀会鲁肃,江南士子尽寒心。”众才子看后,一个个吐舌难缩,深深佩服。

      林召棠及第后,授职翰林院修撰,充国史馆纂修。道光十一年(1831年)六月,林召棠为陕甘正主考,立心为国求才而自我告诫:一不徇私舞弊,受贿贪财;二不崇尚浮华,误选纨鷈;三务求真才实学,择其优秀。其言必行,行必果,备受陕甘士人赞颂。道光十二年,难忍腐败、淡薄仕途的林召棠,深感官场污浊,以终生奉母为名告假还乡。道光十三年(1833年),林召棠受两广总督卢厚生之聘,主讲于肇庆端溪书院,长达十五年。期间“与诸生研究经义,务为实学,一时英彦多出其门下”,提出了“弃私、纳谏、崇俭、不拘一格选人才”等教育思想,影响了罗惇衍、冯誉骥等一代代学子。道光十九年(1839年),林则徐奉旨到广东查禁鸦片,曾致书召棠询问查禁鸦片事宜。召棠敬复,赞颂林则徐严厉禁烟的壮举和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林则徐也极为欣佩召棠的不愿与清廷穆彰阿之徒同流合污,引退归田,教书育人,造福桑梓,特书“彩衣荣似三公衮,珂第祥留五色云”对联赠寄,以表敬意。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因母亲去世,召棠离开端溪书院回吴川老家丁忧,以后再不复出,不习奢华、甘居平淡、待人平和、好为善事。当时,与他同科的探花王广荫在京任职,知悉召棠淡泊生涯,起念同僚之谊,奏准将吴川盐围税予以补给,召棠却而不受。此金保存省里多年,后由同乡陈兰彬代送回京。族中祭祖,所分给他的谷物,半留义仓,以备赈济饥民。召棠不仅注意修身,而且注意齐家,撰写《治家格言》,教育儿孙时刻要牢记:“食饭当思耕田人之苦,著衣当思织布人之劳。”清同治十一年(1872年)农历十二月,林召棠逝世于家,终年87岁。

      林召棠一生求“静”,其一是“慎言语节饮食”,其二是“致静慎动”,与普通士人的“宁静致远”迥然不同。他盛年辞官,皇帝多次叫人微示起用之意,同年翰林黄广荫给林召棠的信中有“圣眷方殷,臣心似水,何高尚若是”之句,而林召棠坚不受命。六十岁起,在金莲庵旁作寄庐,题曰“四十树桃花禅室”,结茅布石,种花植树,享田园之乐。辞官以后,他笃守“不入公门,不言人过”的心戒,唯静是安。

      林召棠一生清廉正直,孝友仁慈。侍君尽忠,侍亲尽孝。心系国家,德泽黎民。在村中首创“义仓”,救济贫民。为清代吴川县倡议举办“教育基金会”,并亲自撰写基金会倡议书,其深知“国家致治在于贤才,贤才之成源于学校;为弟子造就一贤,即备国家栋梁一器”。因此,林召棠淡泊名利,不慕高官厚禄、荣华富贵,毕生至力于教育事业,培养了大批举人、进士。他的学生当中,有侍郎、巡抚、尚书,乃至大学士,武英殿总裁,可谓桃李满天下,栋梁遍朝野。林召棠不仅获得晚清各界名流的高度评价,还获得清朝同治皇帝下旨旌表霞街村为“高贤里”。

      林召棠一生坚持爱国爱民、自强不息、贵和尚德、清廉节俭、尊师重教、热心公益的精神品格,在传承文化精神、培养人才、诗坛咏唱、砚铭砚史、方志谱牒等多方面为岭南文化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他给后人留下了林氏家训,影响深远。

召棠公家训

      日食饭,当思耕田人辛苦;日着衣,当思织布人辛苦。一样生人,有随父母行乞者,有卖身服役者,有肩挑背负者,今幸安坐食饭读书,是十分福气。尚不知勤谨好学,岂有天良?且今日有食有衣,当知祖父贫苦、忠厚、勤劳之所得。若果能精勤向好,自己惜福,终身能免饥寒耻辱,可以上对祖父;不然,目前下贱之人,即将来样子。己既不自爱,一身何足惜?如祖父伤心何!如祖父羞辱何!人生百事,惟孝最先,此身何自来?如何长大?父母辛苦劳心极矣!上望成才立事,显亲扬名;次望谨身慎行,勤劳衣食。自当知此心发奋上进,日夕看父母颜色,择父母所喜者为之,小心奉事,不敢忽略,况敢忤逆乎?叔父母,去父母,一间耳。凡家中尊长,务要恭顺。兄弟是父母所生,不爱兄弟,既是不爱父母。以及家中奴婢,皆须爱之。立身之要,贵慎言行,勿多言,勿乱言,勿假言,有情有理,和气慢说。勿笑人贫贱,勿诮人无能,勿说人暗事,勿谈人是非,勿以言语凌人,说话要分明仔细。做事要稳当,如行步,脚不稳则蹶矣。做事要量力,如担物,力不足则蹶矣。平心慢做,则不错乱。细心想度,则能周密。后先有序,轻重得宜,则不颠倒纷扰。最快活莫如退让,譬如能行十里,但行八里,能负十斤,但负八斤,从容闲适,无意外之忧矣。凡家中小事,当小心料理,如收租及书贴、器物、门户,一切皆要照管。吾家以读书为事,若不用心读书,将来欲作何等人?朋友相处,须忠厚和睦,我爱人,人亦爱我,我欺人,人亦欺我。或有强梁无理者,让之避之,勿与之争,归告父母,勿以同处可也。今日好逸好华,即流荡骄奢之渐;今日好胜好假,即愤生奸诈之渐。成败多由少时立志,定须向好人路上行也。俗人以美衣食、多请客、丰应酬为荣,吾谓虚名非荣,且费多财竭,饥寒旋及,渐失廉耻,荣安在?惟孝友读书,勤俭朴实,他日有位,以尽职为荣;无位,以不辱身贱行为荣耳。(辑录于《霞街林氏族谱》)